富榮基金投研“換血”,固收部總助、原權益部總經(jīng)理先后離職

2024-06-27 09:33:15 每日經(jīng)濟新聞 

近日,富榮基金公告稱(chēng),鄧宇翔因離職卸任富榮福錦混合、富榮福鑫混合的基金經(jīng)理。記者注意到,鄧宇翔早在2017年就在富榮基金,公司最早發(fā)行成立的幾只權益基金均是由鄧宇翔管理,曾任權益投資部總經(jīng)理。

從其管理的產(chǎn)品業(yè)績(jì)來(lái)看,雖然部分產(chǎn)品在2020年有著(zhù)比較不錯的業(yè)績(jì),但多只基金近2年跌幅超過(guò)30%,有的近3年跌幅更是超40%。

值得一提的是,今年以來(lái),富榮基金股債基金經(jīng)理都出現了明顯調整,此前因凈值大跌而被熱議的“網(wǎng)紅債基”富榮中短債債券,其基金經(jīng)理王丹也在4月份離職,她曾是富榮基金固收部總經(jīng)理助理。

富榮基金原權益部總經(jīng)理離職

6月25日,富榮基金公告稱(chēng),鄧宇翔于6月24日離任富榮福錦混合、富榮福鑫混合的基金經(jīng)理,離任原因為離職。

公開(kāi)資料顯示,鄧宇翔早在2017年就在富榮基金,2018年3月底開(kāi)始管理富榮福錦混合、富榮福鑫混合、富榮中證500指數,這些產(chǎn)品也是早期富榮基金在布局權益業(yè)務(wù)時(shí),成立時(shí)間較早的一批基金。截至鄧宇翔此次卸任,其管理富榮福錦混合、富榮福鑫混合的時(shí)間超過(guò)了6年。

此外,記者從過(guò)往的招募說(shuō)明書(shū)注意到,2018年時(shí),鄧宇翔就已經(jīng)是富榮基金的權益投資部兼研究部總監,后來(lái)頭銜又換成權益投資部總經(jīng)理。

值得注意的是,今年5月18日富榮福錦混合更新的招募說(shuō)明書(shū)顯示,鄧宇翔還是權益投資部總經(jīng)理,但到了6月13日,再次更新的招募說(shuō)明書(shū)顯示,鄧宇翔的職務(wù)已經(jīng)不含權益投資部總經(jīng)理了,權益投資部總經(jīng)理變成了郎騁成。

有過(guò)高光時(shí)刻,近兩三年部分產(chǎn)品回撤超40%

Wind數據顯示,2020年6月底時(shí),彼時(shí)富榮基金公募管理規模約為113億元,其中股票型基金、混合型基金的累計規模近11億元,而鄧宇翔的管理規模就將近11億元,幾乎是管理了大部分與權益相關(guān)的產(chǎn)品。

從鄧宇翔管理的過(guò)往來(lái)看,也有過(guò)高光時(shí)刻,尤其是在2020年,其管理的富榮福錦混合,A類(lèi)份額當年創(chuàng )造了87.80%的年度收益。

不過(guò)如果看其管理的基金近兩三年的表現,則是出現了大幅的回撤。Wind數據顯示,截至2024年6月24日,富榮福錦混合A近2年、近3年的回報分別為-23.95%和-27.10%;富榮福鑫混合C近2年、近3年的回報更是分別為-39.33%%和-40.10%。

另外,從這幾年新發(fā)的產(chǎn)品來(lái)看,2021年12月成立的富榮福耀混合,同樣截至2024年6月24日,A類(lèi)份額近2年回報為-39.77%,截至6月24日的凈值僅有0.5825元,即使截至4月18日鄧宇翔離任,凈值也只有0.5960元。

還有成立于2022年5月的富榮量化精選混合,鄧宇翔從2022年8月開(kāi)始管理該產(chǎn)品,雖然僅管理不到2年就離任,但任期內回報超過(guò)-25%。

固定收益部總助剛于4月份離職

值得注意的是,今年以來(lái),富榮基金股債基金經(jīng)理都出現了明顯調整,除了此次離職的鄧宇翔,今年4月份時(shí),基金經(jīng)理王丹同樣也出現離職的情況。

從履歷來(lái)看,在離職之前,王丹曾是富榮基金投資決策委員會(huì )委員、固定收益部總經(jīng)理助理。

提到王丹,可能投資者不太熟悉,但其曾經(jīng)管理的富榮中短債債券,應該還有不少投資者記憶猶新。

這只“網(wǎng)紅”債基曾在2022年11月出現凈值的連續下跌,其中11月21日更是直接跌超12%,引起了投資者的熱議。

(數據來(lái)源:天天基金)

時(shí)至今日,富榮中短債債券的A類(lèi)份額凈值還只有0.9329元,依然還沒(méi)有回到1元之上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在深圳證監局通報的2022年四季度證券基金期貨糾紛投訴情況中,彼時(shí)共收到針對基金經(jīng)營(yíng)機構的投訴件共443件,其中富榮基金175件,投訴量居前。

而隨著(zhù)這兩位基金經(jīng)理離職,目前富榮基金旗下的基金經(jīng)理任職年限大多在3年以下,即使是權益投資部總經(jīng)理郎騁成,任職基金經(jīng)理的年限也不到4年,這些年輕的基金經(jīng)理們能否托起這家成立8年多的基金公司,還有待進(jìn)一步觀(guān)察。

   

(責任編輯:李?lèi)?)
看全文
寫(xiě)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(hù)自律公約
提 交還可輸入500

最新評論

查看剩下100條評論

熱門(mén)閱讀

    和訊特稿

      推薦閱讀

        【免責聲明】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(guān)點(diǎn),與和訊網(wǎng)無(wú)關(guān)。和訊網(wǎng)站對文中陳述、觀(guān)點(diǎn)判斷保持中立,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、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。請讀者僅作參考,并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。